首页    论坛    新闻    文章    影音    雪狼湖    桌面  
 


雪狼湖精彩剧照:






   
命运舞会 | 狼与雪 | 别人的花圃 | 催花时刻 | 扑火 | 情种 | 屋顶上的精灵 | 心愿碎片 | 红丝带尽头 | 时间的伤口

第二章 狼与雪

1

火,一团团的火,从地面升起来,烧得好旺,好红,落下来的火花彷佛点着了整个世界。火中,有一个女人在挣扎。
胡狼急得团团乱转,还是不能走近她。“霹雳”一声,一块椭圆形的光斑从云雾里慢慢垂下,那是一个银色的大钟,钟是圆形的,面没有底座,顶部却连着一条粗大的银链。这条银链很长,笔直地穿透蓝森森的夜空。
不知什么原故,胡狼认为,在火里哀嚎的女人,只要抓着这座钟,就可以脱险。他想叫喊,但声音都被大火吞没,就在这一刻,他发现自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……大惊醒来,影树的红瓣落了一身。从九岁开始,这十二年来,这个梦就不断折磨着他;只是,过去在火里哀嚎的是他的父母;而这一次,是一个面目很模糊的女人。心神未定,一把尖厉的女声却从梦中延伸出来。有人在兽笼前面叫喊。
他拨开身上红瓣,循声走上石阶,看到赤猴扯着一个女孩的头发直往笼里拉扯。女孩头抵着铁笼,拚命挣扎,手上一束红玫瑰,还不住向赤猴拍打。就在赤猴将长臂伸出笼外,要抓向女孩脖子的时候,胡狼一把扳开它毛茸茸大手,大声喝止。
眼见赤猴松开女孩头发,又去抢那束玫瑰花,胡狼明白过来,“放手!”说着夺过花束,抛到笼中。
“雪……”
胡狼瞥一眼乱发挡住脸庞的女孩,发觉不是别人,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阿雪!阿雪心有余悸,坐在石上哭起来。胡狼见她左腕给生锈铁枝擦伤了,为防伤口被感染,就将随身带着的手绢浸得湿透,替她仔细擦洗腕上血污。他初时只想着为她疗伤,举动还算自然,朝她脸庞多看了几眼,心中乱麻麻的,双手竟不听使唤,只是颤抖。
“痛!”
阿雪一吭声,他马上停下来。
“好多血啊!”她看到胡狼手上给浸得通红的布条。
“本来,就是……红色……”
惊魂稍定,认出是自己的手绢来,阿雪宽慰地笑了笑,“你还带在身上?”
“我……”身上藏着女孩子的东西,到底不像话,见阿雪手腕还渗着血,拿了棉花,徵得准许,就将手绢撕成两半,为她缠扎伤口。
“谢谢你。”
胡狼别过头去,瞪眼鼓腮,假装责备赤猴。这头顽猴懒得理他,将枝上玫瑰花蕾一个个摘下来,吃得有声有色。胡狼望着那束玫瑰,转念间,生出一份甜蜜得几令他窒息的痴想:阿雪竟然知道他在这里干活,而且带着一束花来看他!
“刚才要不是你,我可要变大花脸了。”阿雪柔声问他“是了,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胡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苦恼地望着她。
“有苦衷?”阿雪朝他甜笑着。胡狼死命地点头。
“好吧,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狼。”
“吃人的那种?”
“嗯。”他又猛地点头,他觉得阿雪实在了解他,他只消说出一个单字,她就完全明白他的心意。胡狼自觉跟阿雪正谈得投契,一个穿白衬衣、结黑领带的小伙子提着个纸袋朝他们走过来。
“对不起。”他喘着气,“要走很远才有你爱喝的橘子汁,还有……”见阿雪衣衫不整,还似乎哭过了,他瞪着胡狼,喝问:“你干了什么了?”眼前一“黑”!胡狼看到小伙子黑色的领带,终于悲哀地明白,女孩们那天在斜坡路上和鲸鱼庙里提到的“黑领带”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“干……你……”
“啊------”黑领带也认出他来,“又是你这个下人!天呀,你为什么老是阴魂不散?你真是我的------”阿雪怒目而视,他马上住了口;回头见一只猴子正在吃他送的红玫瑰,不免沮丧,“你它的?”“它自己抢的。”
“可怎么弄伤了?”
“我不让它抢。”
“花我可以天天送,要是------”黑领带似乎受到鼓励,“你遇上不测,我却会很难过。”
“我没事了。”她冷淡地转过头去,从袋子里掏出他买来的巧克力蛋,拣了一颗蓝色的递给胡狼,“除了吃人,你也吃糖吧?”胡狼伸手去接,阿雪这才发现他的手臂上也有几道爪痕。
“你伤得比我重呢。”她说。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
“既然没事,就不用理他了。”黑领带扶起阿雪,“走吧,我送你去看医生。”
“再见了。”阿雪笑望着他,“吃人的狼。”
“雪……”
他们走得远了,胡狼才发现长椅旁边搁着个小提琴,无疑是阿雪留下来的;眼看赶不上交还给她,他就小心地捧起提琴,打算先存放在贮物室里。走到玫瑰花坛前面,才发觉竹篱遭人踏毁,几株红玫瑰更给连茎削去。没想到黑领带这次送给阿雪的花,还是由自己辛苦种植,胡狼恨得咬牙切齿,良久不能平息。

2

晚上,胡狼坐在帆布床上,呆望着阿雪送给他的巧克力蛋。在明亮的月影下,蓝色的巧克力蛋泛着柔和的光泽。他喜欢那种蓝色,只是奇怪阿雪竟连这种小事都知道;她的体贴令他心头甜丝丝的,但想到那是黑领带买来或着偷来的东西马上又觉得不是味儿;他对这块糖,一时充满深情,一时又被妒恨怂恿,要将它咬烂嚼碎。回想日间所见,他庆幸有机会再遇上阿雪,可惜也遇上专门偷花、还带着满身巧克力蛋的黑领带。他辗转难眠,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和苦涩。第二天早上,收集了些落瓣盛在小竹篓里,午后就拿去赤猴。见它吃得开心,自己也闲着无事,就对着铁笼咕咕哝哝地说起话来。胡狼感谢赤猴抢了黑领带的玫瑰,却怪责它不该伤害阿雪,“你不会节……节制一下吗?”
“荷,荷荷……”
他瞪着赤猴,有点生气,“你扯……头发,阿雪不……不会来了。”
“荷,荷荷,荷荷荷……”
他强迫自己说了好些简单语句,他恼恨自己不能像那条黑领带一样能言善道;他心中想得深刻复杂,张开口却我……我……我的。
“以后……以后阿雪……不会,不会……来了。”他练习了一次又一次,到能够稍为顺利说出这一句话,却又被催眠了似的,果真认为阿雪不会来了,悲从中来,想到她留下来的小提琴,忍不住取出来呆呆望上半天,意犹未尽,就将琴架在肩上,耐脸贴着琴身,闭上眼幻想阿雪演奏时的样子。提琴的音孔里,彷佛回响着吹过森林的风声。到胡狼张开眼睛,阿雪竟站在他面前!
“你,你怎么……?”
“来看你弹琴啊!”她笑着瞟一眼斜坡下的秦家大宅,“其实,刚去看完玉凤,来取回我的小提琴;这么大的一件东西,竟然忘了拿走,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点……”
“有点什么?”
“觉得我有点……冒失。”
胡狼见了阿雪,既喜且窘,全没察觉阿雪表现得竟也有点羞怯。
“谢谢你昨天救了我。”阿雪接过提琴,见他仍在发呆,笑问:“这只猴子叫什么名字?”
“荷荷。”
猴子跳来跳去,口中发出“荷荷”的声音,阿雪马上明白,“原来名字是它自己改的。”她含笑望着胡狼,“你兄弟俩性情真像。”说完,向他招招手,“跟我来。”
“上……哪?”
“天堂。”
胡狼跟着她走出嘉谟公园,绕到低矮的圣母教堂后面。
“我发现一个地方,可以爬到屋顶上。”她说。
胡狼循着她的指示看去,篱笆后面那堵崩塌成阶级形状的矮墙,正好用来垫脚爬到一棵大叶榕的主干上。两人爽利地攀上主干,沿着榕树倾向屋顶的粗大分枝攀行。胡狼仰脸一瞥阿雪腰臀柔美的弧线,心头发热,要不是信手握着榕树低垂的气生根,几乎就要失去平衡而坠落。小教堂早已荒废,侧面那堵麻石墙因为贴着土坡,牵牛花从坡上一直开到平缓的屋顶。
“看,野花是不是比园里的好看?”阿雪问他。
“嗯。”
“我喜欢这份野性,虽然只开那么一天,却开得风风火火的,一点不含糊。”胡狼想起阿雪曾经在丽儿和咏棠面前叫他“野人”,本来心中耿耿,听她说锺情野花,推想对野人也不嫌厌,自是欣喜不禁。见她挨着檐前一座石像坐稳,也就在她旁边坐了。
“不开心的时候,我就会到这里来。看看天,看看云,人就愉快起来了。”
“你……不开心?”
“不。今天到这里来,是因为开心,想告诉你有这个属于我的好地方。”
胡狼对她的话有点摸不着头脑。泥黄色的海,渐红的天,眺望着一片远景,胡狼说不出的舒畅。
“我最初搬到这里来的时候,就只有这个朋友。”阿雪斜眼看着站在他们中间的石头天使。年深日久,这个拿着橄榄枝的石像已变得残旧,一张天使脸变得憔悴,瞥眼间,竟像个灰发老头儿。阿雪这个石头朋友跟“黑领带”到底不同,胡狼对它也也就多了几分亲近之心。
“天使本来有一对长翅膀,我在旧图片里看过,因为一次台风,给刮掉了。”阿雪问他,“你知道他为什么总是仰脸望着天空吗?”胡狼摇摇头。
“因为他的爱人在天上。”
“天使也……?”
“当然。”
好可怜的天使,胡狼心想,他失掉翅膀,年华老去,天空却那么高阔……
“我家就在市政厅前面不远的地方。”阿雪问他,“你的呢?”
“园里。”
“家人呢?”
胡狼指着石堤尽头的山丘,白鹭正在一座锈褐色的厂房上盘旋。
“炮竹厂?”
“嗯。”
“不是关闭了吗?”
“关了。”
阿雪隐约明白他的意思,料他不想说,也不追问,转身摘了几朵牵牛花放在石像的臂弯。胡狼也帮着采了些花朵堆在他脚边,而且摆出了个悦目的心形。
“不愧是个花王!”阿雪赞叹。
两个人为第一次合力完成这件事而高兴,眼前流落凡尘的老天使脸上,彷佛也蒙上了一层喜悦的颜色。阿雪兴致很高,打开葫芦匣子,将小提琴取出搁到肩上,“下个月要比赛,这是练习的好地方。”说完,拉奏出四重奏的小提琴部分,千百个紫色小喇叭的伴奏,明亮而感伤。曲终,回头见胡狼还是傻愣愣地望着自己,明知故问:“我拉得怎样?”
“好……好……极了。”
阿雪告诉他所奏的,叫《死与少女》,是舒伯特写作的弦乐四重奏。这部四重奏的故事,取材自克劳蒂斯的诗,内容大概是说“死亡”乔装成情人来安慰一个垂死的女孩。
“我们,尤其是我和玉凤,都很为这首诗感动,就选了这首曲子。”
胡狼不晓得什么是诗,什么是四重奏,只是觉得音乐动听,就像阿雪在温柔地低语似的。胡狼说话迟滞,不容易找到适当字词表达自己,阿雪就用眼神鼓励他,耐心地听他说完。她告诉他自己的事,胡狼就留神倾听,尽可能一字不漏地记着,不时还侧过头去,目光
越过天使一双石腿凝视着她。在星月之下,他们从容地说着话,忘了时间的流逝,也不愿意先提出离开。蓦地里,流星掠过,两个人仰天赞叹,却忘了许愿。
“来,那就向老天使许个愿吧。”
“许什么……?”
“随你喜欢,以后再告诉我。”
胡狼如言合上眼睛。等了好久,见胡狼还是眯着眼,阿雪笑他,“好长的愿望啊!”
“我怕他不答应,所以……”
“他会答应的。”
“你……怎么知道?”
“你认真看看他的样子。”
胡狼站起来仔细查看天使的脸。
“他的轮廓,是不是跟你很像?我最初见到你,就觉得似曾相识,说不定是因为你也有一副天使的脸孔。”阿雪朝他妩媚地一笑,“当然,你比这块石头好看得多了。”
正说着,周围忽然给照得晃亮,两人吃了一惊,定下神来,才想起教堂虽然荒废,但安置在屋顶的聚光灯每天凌晨十二点正,都会点亮一刻钟,迎接新一天的到临。这一刻钟,天使白得耀眼,屋顶那些牵牛花尽变成了紫色的玻璃。

3

“你说住在园里,我周围都看过了,怎么就没见到可以住人的房子?”阿雪问胡狼。他将花瓣全撒到赤猴的笼子里,指着旁边较大的一个兽笼。牵牛花沿那个兽笼的铁栏栅蔓延到顶部,就像一幅天然的幕。阿雪拨开藤蔓往笼里窥望,见只有一些旧板壁,“阴沈沈的,里头关着什么野兽?”
“狼。”
阿雪退了几步,“狼?真的有狼?”
“嗯,胡狼。”他指着自己的鼻子。
“你住在这里?”
“嗯。”
“这种地方……怎么住……?”
“习惯了。”
阿雪有点鼻酸,但看着他干活,他的背影却令她充满奇妙的触动,心中酥软软的,像住了一只蝴蝶。
“除了住在兽笼,”她问胡狼,“你最希望自己的房子是怎样的?”
胡狼想了一会,拾了根树枝,在沙地上画起了幢房子来。他说,希望墙壁是花岗石砌的,大门两旁嵌着玻璃罩灯,窗台上,搁着盆栽的三色和樱草,屋顶铺上蓝色的瓦当,“屋前面,最好种植大片蓝绣球,还有------”他停下来,望着阿雪,恐怕说得太具体、太仔细了,她记不牢、也没兴趣知道。
“还有什么?”
“还要------有一个长烟囟!”
阿雪的眸子眯成了问号。当胡狼沈缅于某件事情,说话会较为流利,他告诉阿雪,自己大概六七岁的时候,跟母亲住在乡下,常常一到傍晚,就会走到山丘上,俯视着那个小镇。那阵子,人们住的都是铺着蓝色瓦当的矮房子,天气好的话,每家每户的烟囟都会在好大好大的红日前面冒着烟。”我就想,他们都在幸福地做饭吧。于是……我跟自己说,长大了也要有那样的烟囟,那样的家!”
“有烟囟的家……,你真的希望一辈子住在那样的房子里?”
胡狼坚定地点点头。阿雪在画于沙上的房子前面加上一个很大的圆圈。
“这是什么?”
“一座湖,这是我加送给你的。”
阿雪从挎包里掏出一张明信片,递给他,“你看,这样的一座湖,多美!”胡狼望着卡上那片宁静的湖景,不禁神往。“是我姨母寄来的,她一直很疼我。”阿雪说,“五十多岁的人了,老伴死了就独个儿住在维也纳,总邀我去陪她。”
“你的意思呢?”她耸耸肩。
“什么名字?”胡狼指着明信片上那片水蓝,问阿雪。
“雪狼湖。”她微笑,“其实我也不知道名字。”
“那……就叫‘雪狼湖'吧。”
“嗯。雪狼湖。这是我们的湖,如果将来我们可以一起到那里去,你说,那多好!”说完,阿雪又在大圆圈周围加上很多细小的圈圈。
“这……又是什么?”
“花。”
“什么花?”
“你说呢?你是花王,这些花是你种的。”
胡狼回答阿雪,以前的老花王曾经告诉他,传说里有一种白色的绣球花,这种花很顽强,很狂放,夏季盛开的时候,绿野彷佛覆满了雪花,看到这种花的人,都会幸福和长寿。他对阿雪承诺,“我会为你种出这种花。”阿雪甜甜笑着,“你会给这种白绣球一个什么名字?”
“可以……”胡狼有点腆,“可以让我……借用你的名字么?”
“真的?你真会这样做?”
“嗯。我会叫它们做‘阿雪'。”
“是‘宁静雪'。”
“好,就叫‘宁静雪'。”
她伸出手,竖起纤细的尾指,“一言为定。”
“定!”
两个人尾指紧紧相扣。夕阳,在黧黑和嫩白两条手臂搭成的拱桥下,无声地陷落。

4

有一天,阿雪来找胡狼的时候,他正巧不在园里,看到一个老头儿坐在影树下等他,阿雪以为他是胡狼的亲戚,就询问起一些关于胡狼的事来。“阿狼他没有什么亲戚。我以前在这里当花王,可以说,是我收养他的。”老头儿说着走近胡狼起居的地方,“他住的的这个兽笼,本来真是用来养狼的。你该听说过,后山曾经有野狼出没,人们捉了不忍杀掉,就囚在这里;后来,野狼发起狂来,撞到栏上死了,兽笼就空置着。这股野性,就是养不驯,也拘禁不住。”
“可是,阿狼怎么会住到笼里?”
“唉,好多年了。”老头儿想了一会,“大概是十二年前的冬天吧,有一天傍晚,我看到笼里有个黑影,瞥眼间,还以为是野狼的鬼魂,看清楚才知道是个小孩蜷缩在里面,看来已躲了两三天了。当时,他又冻又饿,而且不会说话,我看着动了恻隐,就给他东西吃。反正笼子空着,就加了些木板,造了张木床让他睡在里面。年纪大了,儿女要我退休,五年前,我就向上头推荐,让阿狼打理公园。这种粗活,实在也没有人愿意做。我住得远,不常来看他,这些年,他孤伶伶一个人,怪可怜的。”
“就是因为他住在狼笼里,大家才叫他‘胡狼'?”
“他记得父亲姓胡,自己的名字却说不出来。那些小毛头见他住在笼里,就像看野兽似的,狼啊、狼啊地叫,就这样叫定了。”
“是你教他种花的?”阿雪缠着老头儿问个不休。
“我见他终日望着这些花花草草发呆,就让他跟着我干活。他记心好,学得很快;说来你可能不相信,他十三、四岁的时候,对园艺的了解已经比我深刻。这个孩子,有时候,我觉得他好像天生就是要做这种事的。”
“怎么他说话很吃力似的?”
老头儿笑了几声,“最初我还以为他是个哑巴,后来发觉他结结巴巴地跟那只猴子说话,我试探着问他,隐隐约约的,知道他在那场炮竹厂大火里失了父母,你听人说过场大火吧?”“嗯。”十二年前,大概也就是胡狼只有九岁的时候,炮竹厂的一个起炮间曾经爆炸,死了几十人,爆炸发生后不久,炮竹厂就倒闭了。
“可能因为看到双亲给烧死情景,吓得失去了说话的能力。其实,如果有人经常跟他说说话,我相信他始终会恢复过来的。”
“他已经恢复得很好了。”
老头儿望着阿雪,会心地微笑。
“是你告诉阿狼有一种白绣球……”她问起那个绣球花的传说。
“真是个傻孩子,那天他病了,发高烧,几乎要撑不住了,我才编了这一个故事来哄他。世上哪会有这种令人长寿和幸福的花。”
“说不定阿狼真会把花种出来呢。”
“你相信就好。”老头儿含笑点头,“我还有点事,不等他了。”说完,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焦黑的东西,“这该是他父母的遗物,阿狼托我拿到钟表店去修理,店员看一眼就知道修不好了,请你替我交还给他。”
老人将挂表和一袋水果交给阿雪,就慢慢走开。阿雪望着那枚挂表,银质表盖已经氧化变黑,虽然认得出刻着的是火车和绣球图案,但分明是给烧过了的。她勉强将变了形的盖子扳开,发觉玻璃表面也失去了,只有时针和分针停在黄铜色的机件上。阿雪心想,如果这样将挂表还给胡狼,他看了一定很失望,就先将挂表收起来,再作打算。

  ©2011 张学友歌迷网 闽ICP备05027889号